杭州9岁失踪女孩章子欣身在何处?4大疑点目前难以解释

2019-7-11 17:09:11 作者: 实习生樊致远 记者王玲 选稿: 卞英豪 

  东方网·纵相新闻实习生樊致远 记者王玲

  杭州9岁女孩被租客带走后失踪的消息,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据警方与新华社消息,7月8日10时许,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家中9岁女孩被两名租客带走后下落不明。截至目前,失联女孩的市民卡已经在象山海岸被找到,但女孩的行踪依然成谜。

  女孩名叫章子欣,9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据家人报警所称,7月4日一早,家中两名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当婚礼花童,将其从家中带走。7日两人并未按约定带回孩子,并失去联系,8日,梁、谢二人被发现在宁波东钱湖跳湖自杀。

  

  

  失踪女童章子欣

  这起案件发生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警方也在密切调查中。女孩到底在哪?是否还活着?两位租客诡异行为背后有什么动机?整个事件扑朔迷离,无论动机、手段都充满着疑点。在期盼孩子平安归来的同时,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也总结了此次事件中难以解释的四大“疑点”。

  疑点一:梁、谢两人是何关系?

  尽管对事件的不少报道中都使用了“租客夫妇”来称呼梁、谢两人,但据新京报对章子欣父亲章军的采访,两人并未明确表示过是夫妻关系。同时据报道,梁的户籍所在地六堆村当地一名村干部表示,他并不认识这次与梁同行的谢,梁10多年前离家出走,其妻子也在多年前去世。梁、谢究竟是夫妻,还是有其他关系?这点目前无法明确。

  

  7号下午,监控摄像在黄金海岸酒店附近拍到三人

  疑点二: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又有何动机?

  据对女童父亲章军的采访,梁、谢二人来到千岛湖镇后住在当地某酒店中,章军父母正巧在这一酒店旁卖水果。梁、谢因此认识了章军父母,并提出酒店太贵,想租住在章军父母家中。

  两家人本无关系,很难事先调查,也难以从两位老人身上看出他们有一个9岁的孙女,如此看来,梁、谢二人事前并不认识章子欣,带走章子欣似乎只是临时起意。同时,梁、谢也并未在此后提出金钱要求,甚至付清了在章子欣家居住的租金500元,意图似不在钱。

  但二人提出要带走章子欣当婚礼花童这一请求不符合常理,并且在孩子失踪后,两人手挽手走向湖里自杀,又似乎像是早有计划。但若早有计划,二人的动机目前也完全无法判断。

  

  

  7号傍晚,女童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留下的最后影像

  疑点三:7号当天为何来回折返?

  根据监控录像与警方的通报,7日上午,三人在铁路宁波站附近一酒店退房,当天下午5点23分,三人再次出现在宁波南边的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酒店门口,距宁波站约90公里。随后在8日凌晨,梁、谢二人打车行驶75公里,至宁波稍北边的东钱湖自杀。如据两人此前所说,带章子欣去上海当婚礼花童,随后一路往南至宁波,又为何在孩子“失踪”后折返向北到东钱湖才自杀?这一自杀地点是否早有选择?

  

  7号夜间,梁、谢二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坐出租车

  疑点四:为何拖到7号才失踪?

  据章军所说,两人将章子欣带出门时承诺6号回家,在6号当天称没买到车票,要7号才回。迟迟不回必然会加剧章家人的怀疑,据章军新浪微博称,6号下午他已打算亲自去接女儿,因买不到票才作罢。两人为何要拖到7号才选择“失踪”,而不是在章军父母疑虑更小的6号或是更早?在出发前几天,又为何与章军保持正常的联系,而不是“一走了之”?

  这四个疑点目前还很难解释,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走向,等待真相水落石出。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